其他信息
上海率先探索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改革 消除“重迭”“缝隙”
发布日期:2018/8/15

来源:解放日报


  5年前,对在上海从事烘焙行业的经营者而言,“一把椅子”的故事并不陌生:如果面包店没椅子,属于食品流通行业,归工商管;如果多了一把椅子,可以堂吃,属于餐饮服务单位,监管部门就变成了食药监。其实,加减一把椅子,面包店的经营范围并无本质区别,可由一个监管部门负责,但是由于人为的“分段监管”,直接后果之一就是看似清楚的监管界限,在实际操作中成了一团乱麻。

  2014年1月,全国瞩目的上海市场监管体制改革“第一枪”在浦东打响。浦东新区完成工商、质监、食药监三局撤三建一,重组为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,并在各街镇设立市场监管所。这一年年底,改革试点扩大到8个中心城区,并将价格执法检查职能并入,“三合一”升级成“四合一”。2015年上半年,上海各区及各街镇实现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改革全覆盖。

  如果只是简单的“四合一”,那只是把过去散落在不同监管部门的“分段监管”整合到一个部门,这个部门内部仍会存在“重迭”和“缝隙”。消除它们,上海再出创举,2017年3月1日实施《市场监督管理所通用管理规范》,成为全国首个在市场综合监管领域施行事权“正面清单”的省市。这份“正面清单”明确基层市场监管部门的监管事权,并着力“合并同类项”,将对重点监管对象的所有检查项目、要求,整合到“一张表”,形成“一次出动、全面体检”的执法机制。

  “重迭”和“缝隙”消除后,更多的市场监管活力被充实到基层,这是上海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改革的一大亮点。数据显示,改革后,上海各区市场监管部门内设机构平均精简30%至38%,精简人员全部充实到一线。2016年7月,上海多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扩大本市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》。此后,行政执法类公务员的职务序列实行单独序列管理:从低到高共设11个职务层次。类似于工人中衍生出工程师等专业技术人员。如此,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就能冲破原先科级、处级的“天花板”,多了一条晋升通道,充分激发他们的积极性和责任意识。